老王是总撩呀

我很懒,所以我啥也没写。

【澄中心】吟归.

没脑洞,没灵感下撸的一篇短文,祝澄鹅生快啊我爱你啊啊啊啊啊啊(T▽T)










又是一年的深秋,莲花坞的莲花早已枯败了,只剩几个枯黄的梗在秋风中左右摇晃。






今日是江澄的生辰。莲花坞却没有任何庆祝的样子。






到了夜晚,江澄自己提着一壶酒纵身一跃来到了屋顶上,抬头仰望月亮,喝下一口酒。






江澄已经记不清这是一个人过生辰的第几年了。






这样的日子太孤独了,即便现如今魏无羡献舍回归,可他俩却早已不再是莲花坞里无忧无虑的少年了。






泪不知怎地就流了出来,闭上了眼江澄觉得好累好累。










魏无羡知道今天是江澄的生辰,他是特地让蓝忘机御剑来到云梦地带的。






魏无羡没有勇气进去,他们早已是两路人了。无论曾经是怎样的兄弟情深。






但曾经存在的东西又怎么会消失。






所以他还是来了。










江澄迷迷糊糊的睁开眼,耳边是烟花的响声。






他倏地眼镜睁大了。






绚烂的烟花绽放在夜空中,光彩夺目。






江澄一下子就想到了那年他生辰,魏无羡和阿姐在院子带着自己放烟花,莲花坞的院子里满是跑来跑去的小师弟笑着去向江澄贺生,偶尔的一次回头会看见阿爹和阿娘坐在亭子里难得没吵架的说话。






那个时候莲花坞虽已深秋,却处处挂彩灯,哪有如今的这般萧瑟。






回不去了,再也回不去了。










绚烂的烟花继续绽放,魏无羡早已走远。就好像他们的曾经一样。






江澄的眼泪化在了风里,他想着他这一生,*仿佛甜只有一瞬,苦却苦了很多年。江澄全然不后悔,但往后余生的路,真的是,太孤独,太孤独了啊。






















*:引用于priest《六爻》















乌夜啼

又拖了好久才更新,这样下去不知道暑假结束卷一能不能写完啊QAQ


前文戳主页(不会弄链接…)


本文以江澄为第一视角,含有多种cp大乱炖,文笔辣鸡,流水账式内容,不喜勿喷哈~






卷一:冬去春苏万物醒







就算是夹了再多悲伤,出了云梦的地界,前路不管多么险恶,都没有退路了,可实际上,就算在云梦也只有无尽的囚禁而已…




马车摇摇晃晃行驶了半月,可算来了云梦与姑苏的交界——云水城。




云水一线隔,绵绵青山近。




我下了马车,呼吸着清新的空气,再转身,才发现金光瑶站在我后面,见我转过身来朝我微微一笑。我讪讪的笑了笑,又缩回了马车里。




这半月来我与金光瑶始终保持着一些距离,我总觉得他一定知道,那天夜晚的人是谁。我也曾想套他几句话却都被他滴水不漏地园了回去,而且他行事,说话都极有分寸,我几次套话无果,便作罢了。




于是我和他的关系就这样不咸不淡的持续了半月。






云梦的送亲队会一直送到姑苏的王城,而姑苏的迎亲队会在云梦,姑苏交界处汇合,也就是说,再过半刻,姑苏的迎亲队就来了。




我坐在马车里,心开始有些慌张了,我不确定这样自己究竟会不会后悔,可此时的情况不容我后悔,我又忍不住感到一阵迷茫。




马蹄声越来越近,周围的人都屏住了呼吸。一阵清风扫过,静的都能听见树叶沙沙作响。


诡异又安静的气氛让人实在不会联想到这是迎亲的队伍。


我不由得挺直了身体,心跳声越来越响,手掌微微沁出了一层薄汗。


“姑苏湛王前来迎亲—”


一声尖细的嗓音打破了沉默,马车外的宫人,侍卫纷纷下跪口中念着恭迎王爷。


我打了个寒颤,微微颔首,任由金冠上的流苏轻轻摆动发出细微清脆的声响。


过了小半会儿,一声低沉磁性的声音传来


“平身。”


大家又纷纷说着谢王爷。我松了一口气,小小的安心了一把。


可这种安心没持续一会儿,就传来一声爆炸声,接着就是,宫女们的尖叫,侍卫们喊着护驾,多种杂音混在一起,偏生声音又大,叫人听的心底发凉。


忽然,一把剑挑开了我马车的门帘,眼前出现了一个黑衣人。我瞪大了眼“你!你是!啊!”


我可以肯定他就是昨夜的那位黑衣人!因为琉璃色的眼睛的人很少,而且他的眼睛很漂亮看过了就不会忘记。


可是他不等我把话说完就伸出手紧紧抓住了我的手腕强行拉我出了马车。马车外都是迷烟,他带来的黑衣人与姑苏,云梦的士兵打斗着,各种尖叫声此起彼伏,听的我头皮发麻。


他拉着我往林子里跑去,一路上我使劲想法挣开他的手,可他手劲大的很我的手腕都快让他给捏断了。


跑着我心里就越慌,不断盘算着他是那方的人,从他的人与姑苏的侍卫厮杀来看,不是姑苏那边的,也不可能是云梦那群老贼的,昨夜他还夜袭皇宫来着。


难道他是…一个答案在我心里呼之欲出。


江澈!


这个答案让我害怕了起来,我立即停下了脚步,他一回头示意我继续跑,我哆嗦着准备开口,可他根本不给我机会,拉着我继续跑,我踉跄了一下被绊倒。


饶是如此,他也没有丝毫停下来的意思。


就着这个姿势,我被他在地上拖行了几十米,左脸被细小的石子划破,头发凌乱不堪,头上的金冠早已散落,华丽的吉服也被蹂虐的破烂不堪。


可一想到他是江澈的人,想到江澈可能已经回到云梦,想到被囚禁着的父皇母后…我一发狠,使劲拉住他的手,发疯似的咬了上去


他似乎也没想到我会突然咬他,于是下意识的将我甩开,我撞到了一棵树,身体像是要被撞散了似的。


我顺着这棵树缓缓滑下,瘫坐在地,大口大口地呼吸着,左脸上火辣辣地疼,不止左脸,全身都疼得要命。


趁我坐下的时间,他已经上好了药,朝我走来。我无路可退,只能抬起头看着他,心中的慌乱早已散去,心中悲凉四起。


“你是江澈的人吗?”


那人微微皱了皱眉,“不是。”


我稍稍安了心,又准备问他,却见他掏出一个锦囊扔在我脚边。冷漠地说道“拿着这些钱,别去姑苏,隐姓埋名的生活吧。”


我瞥了那锦囊一眼,冷笑了一下扶着树慢慢站起来“哼,不去姑苏?我江澄,堂堂云梦少主,为了我云梦,我是不会走的,如果我就这样一走了之,我的国家!我的人民!我的至亲!我的好友!怎么办?谁来救救我们水深火热的云梦!”


那人愣了一愣,似乎没想到我反应如此大。


“抱歉,你昨夜助我离开云梦皇宫,我原本以为你不愿前去姑苏,看来是我多事了。”


说完,他又对我行了一礼。


“既然你意已决,为了报答你昨夜的帮忙,我告诉你吧,姑苏的水,可不比云梦浅,此去,你自己多加注意。”



我微微送了口气,点头。他就抓起我实施轻功送我来到了林子口,放我一下来,他又施展轻功离开了。


不远就是刚刚混乱的迎亲队伍,我向前走着,脸上的伤越发的疼,心里默默埋怨那人有轻功为何非要拉着我跑,一边又羡慕极了他的武功。


可惜,还没等我埋怨完,姑苏的士兵就找着我了。


两列士兵分开来,中间缓缓走出一人,我赶紧行礼。


蓝白色的锦袍,头上系着姑苏皇室才能系的云纹抹额,一张俊俏的脸,一双星眸波光潋滟,嘴角挂着如沐春风的微笑。


那双白色的靴子走到我面前,一双洁白如玉的手将我扶起来,逆着光我看到了一张天人如玉的脸,上面挂着让人舒心的笑。


我心里却涌起了慌张,眼前的一张脸逐渐和记忆里的重合,撕开了我的记忆深处的黑暗。那次留下的伤疤甚至在隐隐作痛,恐惧像潮水一般涌来,而我就像溺水的人,在不断挣扎。




tbc




记个脑洞……题目我想叫《恋尸癖》emmm就,非典型恋尸癖吧……有没有想看的小伙伴啊(´・ω・`)

乌夜啼

拖了n久的更新,emmm,差点想弃坑,之前说的abo设定改一下,非双性生子,嗯,就这样,这个暑假的目标是把卷一更完,前文戳主页……辣鸡文笔包涵一下


主曦澄,cp大乱炖,cp洁癖者勿入!
本文以江澄为第一视角





卷一:冬去春苏万物醒



冰冷的金属刺激了我的感官,几乎是它一落地,我就转过了身,待看到瘫坐在地上的人,我如雷鸣的心跳声才渐渐恢复。 他的脸被面纱遮住,天色又暗,我只借的一丝朦朦胧胧的月光,勉勉强强的看清了他的一双琉璃色的眼,迎着月光,波光潋滟。 我小心翼翼的走到他面前,他挣扎着要拿去身边的剑,我就一脚把它踢开了,惹得他一双星眸狠狠瞪着我。 我蹲下来,伸手准备掀开他的面纱,可那人出手更快,竟先我一步擒住我的手,另一只手则掐住了我的颈脖。 那人的力气是惊人的大,我只感觉到大脑快要运转不过来了,呼吸越发困难。 只可惜那人是个伤号,捏了没一会儿,就放开了我。我往后一坐,一只手撑着地,一只手轻轻拍着胸口,大口大口的呼吸着。

“给我药”

那人开口,声音沙哑又刺耳。

我瞪他一眼,脖子上的痛感强烈地刺激着我,我没好气的回到

“什么药?”

他凉凉的撇了我一眼,

“金疮药”

我挖了他一眼,站起来去翻箱倒柜的找药。没想到还真的有,我转过身去,把药递给他,那人接过后,急忙往伤口上撒了一些又撕了些衣服包扎起来。 他做完这一切,就赶紧站了起来,还拿起来他的剑。 我往后退了几步,怕他要杀人灭口,没想到,他拿起剑之后就跳床离去了,留下地上一滩血迹,我盯着那摊血久思不得其解,最终还是认命的把它打扫干净。 ———————————

昨夜等我弄完,已是五更了。 到了卯时 ,来了两个宫女叫醒了我,我被她们折腾来折腾去的,好不容易搞好了,我一出门才发现,金光瑶早就在院中了,我讪笑着走上前。

“瑶光郡主。”

“少主。”

金光瑶笑着回应,然后就转过身去,不再与我搭话。我也没有说什么,心里还在想着昨夜黑衣人的事,他究竟是哪一方的人……

走到了一座莲池旁,金光瑶停了下来,背对着我说

“少主可听说昨夜刺客夜袭之事?”

我心里一惊,回到道

“哦?未曾。不过今早这皇宫内既然无消息,恐怕是那贼人已经擒住了吧。”

我口中虽如此回答着,心里却早已是惊涛骇浪,揣测着金光瑶是否与那黑衣人有关系。

“哦?但愿吧。”


说完,他又继续向前走去。 我跟在他后面绞尽脑汁的想这件事,只可惜,这一出没头没尾的闹剧,紧靠我知道的那一点根本想不出个所以然。 我幽幽地叹口气,看来只能让明玦暗中调查一番了。 毕竟,留个心眼总归没错。 六月的云梦始终是燥热的。 从我和金光瑶走到宣政殿再走到正玄门,空气里弥漫着一股云梦独有的甘甜。 我站在华丽的金马车前,看着跪了一地的人,听那老太监念完长长的内容,便和金光瑶上了那宝马雕车。 出皇城的路上,我微微眯了眯眼,企图掩盖那一抹湿润。 此去,不知何时才能再回来,我掩了一抹眷恋的神色,暗暗想着我和云梦的未来。

浮生困顿多珍惜


*这是一个暗恋未果的故事,但我并不觉得是个be,故事的最后蓝大虽然没和澄澄在一起,但故人依旧,还有什么比这更好的呢?


*以及,这只是个沙雕脑洞下的沙雕产物,如有雷同,对不起,都是我的错QWQ


*流水账,渣渣文笔,ooc有吧……轻喷QWQ


*灵感来源于慕清明大大写的《幸会记》的歌词,特别是“或许只因世间欢笑总不及悲伤铭心惊丽,看客最喜看别离。”


*这真的是曦澄!



*大概是中考前最后的一次更新…




以下正文




一.

多年之后,江澄还是初见时那样,岁月仿佛在他身上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他还是耀眼夺目,嘴角永远都会挂着一抹似嘲讽的笑,在思考的时候还是会眯起他那双水灵又勾人的杏目。蓝曦臣最爱的也是这双笑起来时会变得波光粼粼的杏眼。


后来认识江澄的人都知道他大部分都是冷笑的,笑的时候,左侧的细眉会微挑,一双杏目微眯,嘴角勾起一抹冷笑。高贵又冷艳。


可那是后来认识他的人。


以前的江澄也是会露出如沐春风的笑容,当年有多少人都沦陷在了他那双眼里,无法自拔。


蓝曦臣就是这样的。


蓝曦臣十七岁见到江澄的时候,江澄已经三十了。


那时候江家还在,正是江澄意气风发的时候。


他和魏无羡来南京与蓝家谈生意。


当时蓝曦臣接蓝忘机从学堂会来,才踏进宅子就在杏花飞扬的树下看见了与魏无羡谈笑的江澄。


只此一眼,蓝曦臣就知道若不能与他共首,只怕半生都得葬送。




二.


在叔夫的引荐下,他们成了朋友开始以字相称。蓝曦臣会在夜里辗转反侧,梦里嘴里只有晚吟。


江晚吟。


蓝曦臣以为自己的这份喜欢藏的小心翼翼。去找江澄的次数越来越频繁。


两人从生意谈到文学再到当今政治,天南地北,无所不谈。


江澄会在蓝曦臣说完自己的见解之后赞扬他一番,而蓝曦臣会在他的赞扬后害羞的低下头在悄悄地抬起头看那个笑的温柔的江澄。


可总是瞒不住的。


蓝曦臣这两个月的变化蓝启仁和蓝忘机都看在眼里。


蓝启仁让他跪在祖宗前,问他改不改。蓝曦臣头一次这么倔,他说


“我是真心喜欢晚吟的!”


蓝启仁气的罚了蓝曦臣三十板子。


三天后,江澄要回武汉了。


临行的前一夜,他站在蓝曦臣房外对他道别。


他说武汉的莲花要开了,有时间一定要去看看。


蓝曦臣死死地捂住嘴,不让自己发出一点声音。


江澄说完了之后叹了口气,离开了。





三.


江澄走后,蓝曦臣终于开始低低地抽泣,连一句再见都没有说出口。


江澄是去年的六月份走的,今年的七月份日本发动了七七事变。


蓝启仁在战火还未波及到南京的时候全家移民去了美国。


临走前,蓝曦臣站在那棵杏树i,努力地回想着江澄模样。


泪又糊了眼眶。


再听到关于江澄的消息是日军对武汉的狂轰滥炸。


消息一出,蓝曦臣再也忍不住了,他瞒着叔父悄悄回国在满目疮痍的武汉找了几天几夜。


无果……



四.


1956年,蓝曦臣终于收到了江澄的消息。


彼时的江澄在伦敦。


他们又见了面,聊了许多,却始终没有了当年那份亲热。



最后江澄说


“武汉的莲花要开了吧?”



蓝曦臣一怔,微笑回应,什么也没说。



最后,蓝曦臣还是没有说出那句“喜欢”甚至连“这些年你还好吗?”都不曾出口。


可是他爱他,爱了一整个少年时代。


虽然他未说出,江澄亦未回应。


可有怎样?斯人如故,只愿以后岁月长河他无忧无虑平安喜乐。


相见两相好,别后孤自扰。


即使在以后的日子里,他与他隔了千山万水,不过,能一同老去,也算别有一番浪漫了。


想罢,蓝曦臣握紧了双手,深深看了眼江澄。


从此以后,辜负也好,深情也罢,都将淡化在这漫漫时光。


可终究是,心有不甘呐。





END.




记个脑洞。。。。

补课的时候悄悄写的,字有些草哈

苦逼初三党,有时间我真的会码出来(虽然可能要到暑假)

姑苏蓝涣思澄痴,云梦晚吟知不知?(上)



原本是打算写个短篇一次性搞定,结果因为懒癌爆发所以分成了一段段的


风流撩妹高手涣x傻白甜受气包澄


ooc,极度ooc,请愉快食用


人物归秀秀,其他归我


以下正文



1.
江澄是个傻白甜,这件事魏无羡大概上辈子就知道了,不仅如此还是个小受气包。又好欺负又好骗的,受了委屈从不说,自己憋的跟个小媳妇儿似的,抿着嘴,可怜巴巴的。



所以从魏无羡被江枫眠接回家起,江澄就开始了他长达十几年的受气人生,虽然每次都被魏无羡欺负的惨惨的,但魏无羡事后一撒娇,一哄,江澄就心软的原谅他了。


2.
蓝曦臣见到江澄之前,那绝对是一个根正苗红的三好青年。



遇见江澄之后彻底在追妻的路上放飞自我了。


3.
江澄和魏无羡来姑苏求学的时候,蓝曦臣一眼就看上了那个白白的紫团子,他眯眼浅笑的时候还有两个小梨涡,细眉杏目都柔和不少。



“在下云梦江晚吟。”



江晚吟。



蓝曦臣在心里默念着,名字真好听,我一定要你成为我蓝曦臣的人!


4.
于是蓝·追妻路中·涣开始了他每日的装逼日常。


首先在江澄去上早课的时候,他就会风度翩翩(极其装逼)地走过引起一阵不小的骚动。



然鹅,江澄没有看他,眼镜只盯着魏无羡和讲台上的蓝启仁在二者之间不停地转换,全然没注意到窗外装逼的蓝某。



蓝曦臣:mmp,好气哦!但还是要保持微笑!


5.
于是乎,在这样每天早上装逼地出现又装逼地离去中蓝大终于获得了一点点有用信息。


江澄喜狗。



但为什么不投其所好送只狗他呢?



一是,虽然江澄喜狗,但魏无羡怕狗,所以即便江澄再喜欢狗,也从不养狗。



二是因为每次看见江澄把那一团毛茸茸的四足的不明生物抱在怀里笑眯眯的样子,蓝曦臣就酸的冒泡。



但他从不承认他是在吃一只狗的醋。



“可恶!晚吟从没对我笑成这样!好羡慕啊!呸呸呸呸呸!蓝涣你可是生的玉树临风风流倜傥的,干嘛去羡慕一只狗?”



蹲在角落里的蓝某小声bb着。



“不行!这样下去一定不可以!江晚吟一是我的!”



蓝曦臣篡紧了手,眼里燃着小火苗。





渣渣手写,只想表达一下我对曦澄的爱意,句子来自我最新脑洞有时间可能会码出来

遇见你我好难过

 渣渣文笔
ooc
原创人物归原主
脑洞越来越枯竭(哪个天使太太可以借个梗我啊!!!)




以下正文







“晚吟,如果我的生命只剩下一个月了,甚至连一个月都不到,我只想做四件事

————抱你。
————吻你。
————想你。
————爱你。”



江澄仰起头,那蓝天竟像极了那人。


“蓝涣,我想你了。”



———————————-


1.

江澄是个很固执的人,就如同他爱蓝曦臣那样,一往情深。


2.
蓝曦臣死于三年前。

他刚查出脑癌晚期的时候,躺在病床上,笑着握住江澄的手看他抿起好看的薄唇,说


“晚吟,如果我的生命只剩下一个月了,甚至连一个月都不到,我只想做四件事

————抱你。
————吻你。
————想你。
————爱你。


最后还有一个,是我刚想起的,我走之后,你把我忘了吧。”

江澄忍住眼泪,背过身去,什么也没说。

风吹来他的叹息,江澄终是忍不住抽噎了一声。

3.
蓝曦臣死在一个秋日的傍晚。

金黄的落叶洒满了一地,惹得清洁阿姨不停抱怨。傍晚的夕阳洒满了蓝曦臣的病房。

那一天,所有的人都来了。

因为蓝曦臣说太冷清了,于是打电话一个个都请来了。

大家围着蓝曦臣陪着说了一下午,蓝曦臣苍白的脸上始终洋溢着笑容。

最后蓝曦臣扭头对旁边的江澄说

“晚吟,今天我好开心啊。”

又把头转过来

“谢谢你们。”

大家都红了眼眶,谁也没说话。

“晚吟,我累了,我要睡觉了。”

大家都屏住了呼吸。

江澄红眼点头。

果然,话音刚落,蓝曦臣就落了气。


“兄长!”

“曦臣!”

“二弟(哥)!”


悲伤就像沉淀多时的火山一瞬爆发,只有江澄出奇地平静。


他知道,蓝曦臣只是睡着了而已。


蓝曦臣下葬后第五天,江澄就出国了。


只有魏无羡来送他,魏无羡拍拍他的肩膀,让他别太难过。


5.

时间飞速流逝,三年只是一瞬。


三年前江澄以为时间可以治愈一切,三年后他才发现,时间,只会让深的东西更深,浅的东西更浅。


三年来,一千多个夜晚,多少次失眠,多少次哭泣就足以说明江澄对蓝曦臣的爱深入骨髓,时间,只会让思念愈加浓重而已。


6.

最后,江澄还是回到了他们他们初遇的地方,坐在那长椅上,一个人在秋风里自言自语


“蓝涣,遇见你我好难过。”


“可是,我好爱你。”


“我忘不了你啊。”


眼泪又溢满眼眶,江澄仰起头看到一片蓝天,纯净的连朵云都没有像极了那人。


三年前迟到的泪水终于滑落,江澄对着天空做了个无声的口型


他说


“蓝涣,我好想你。”




—————————end———————

江宗主的减肥计划


小年夜贺文
渣渣文笔
巨型ooc
不知道自己写什么系列
原创人物归秀秀

以下正文






当年江宗主是地坤的身份爆出来以后,不出一个月后和泽芜君定了婚,三个月后风光大嫁,六个月后生下孩子,让本来就在人生巅峰的江宗主更上一个人生巅峰。

然而,江宗主在生完孩子的一个月后却郁闷了。

他发现,他产前比产后,尤其是坐月子后,足足胖20斤!

昔日菱角分明的俊脸比之前圆润了一圈。胳膊小腿也粗状了不少。连以前精瘦的窄腰都隐隐有了一圈软肉。

江澄一边摸着要上的软肉一边泪流满面。更可恶的是今早他遇到了魏婴

他说“江澄,你比起前圆润不少啊,生了孩子就是不一样了啊~”

气的他一紫电甩过去,魏婴赶紧抱住了蓝忘机。

其实江澄也发现了最近蓝曦臣都不怎么理他,每次见面都匆匆忙忙的,然后就以族中事务繁忙离去。

江澄认定,蓝曦臣肯定是嫌弃他了!

不行!这样下去是一定不可以的!

于是在这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江宗主决定了!他要减肥!

第二天天还没亮,江澄就起来了。等江澄围着校场跑完第三圈的时候蓝家的人才陆续起来。

等江澄气喘吁吁地跑完第15圈的时候已经是接近正午了。校场旁早就围上了一堆人,大家都目瞪口呆地盯他。

江澄脸上一臊停了下来,恶狠狠地一瞪

“看什么看!该干嘛干嘛去!都闲的没事干吗!”

蓝家子弟被这么一吼都风一样的离去了。

下人把“关于主母一大早跑操”的事件告诉自己宗主的时,蓝曦臣宠溺地笑笑,他怎么会不明白晚吟的呢。

“随晚吟好了,只要没事就好。”

说完又投入到工作中了。

中午江澄拖着疲惫的身体迈进寒室的门往床上一躺就开始睡觉。

一觉睡到日落西山。

眼睛还没睁开,肚子先咕咕作响。江澄一阵尴尬,早饭没吃午饭没吃,现在又没到蓝家晚饭的饭点,只能哀嚎一声翻个身继续躺尸。

接下来一连几天,江澄都是天未亮就起来,跑完二十圈就回房睡觉把蓝家上下搞得心慌慌的。

然而此时的江澄正躺在床上摸着自己的下巴觉得只要再坚持一下自己以前的俊脸就可以回来了。想到这儿江澄就傻呵呵地笑起来了。

于是接下来的半个月江澄天天如此。可人是铁 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就算是修仙之人这样搞也是扛不住的。

所以这天当江宗主光荣晕倒时蓝曦臣才明白此事的重要性。

可他万万没想到江澄睁开眼对他说的第一句话就是

“我要吃肉!”

蓝曦臣无奈扶额。

等江宗主吃饱喝足之后,蓝宗主欺身而上

“晚吟啊,无论你变成怎样,我都一直爱着你的。”

江澄撇嘴,委屈的说

“那你为什么最近躲我”

蓝曦臣轻吻江澄的眼

“我不把这些事情处理完,怎么来陪你呢。”

“哼!”

江澄傲娇的瞥过头

“不过,晚吟你既然恢复的这么好,不如我们在生一个吧!”

“什么!”




然后江宗主就被蓝宗主吻住了了,接下的事情大家自行脑补吧~~~


什么?你问江宗主的减肥成功没有,蓝宗主告诉你,不存在的,晚吟还是胖一点比较好。